|
17 ~ 24℃ 多云轉小雨 深圳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美媒關注深圳拆除城中村:“握手樓”逐漸消失

發布時間:2016-07-25

美媒稱,在深圳白石洲,混凝土塊蓋的房子遮住了狹窄的瀝青小巷的陽光,房屋密密麻麻,被稱作“握手”樓,鄰居可以隨時相互打招呼。

  據美國《紐約時報》網站7月19日報道,這么多年來,這些房屋似乎離得越來越近了:一捆捆電線從屋頂連接到屋頂,把一小片城區連成了密集排列的城中村。

  文章稱,街道上,日常出行高峰時段,行人在汽車和自行車之間東躲西閃,到了喧鬧的夜市時間,人群就更擁擠了。

  數十年來,白石洲是打工者和外來人員聚居的廉價租住區,他們支撐了深圳的快速經濟增長。但是,這片居住著大約15萬人的城中村來日無多:期待已久的拆毀計劃終于要實施了。

  報道稱,在一座急于對市中心進行現代化改造和重新開發的城市,在政府官員眼中,白石洲這樣的城中村是骯臟和落后的。他們的目標是建設熠熠生輝的住宅區和商業區,以印證深圳的崛起。

  白石洲位于深圳中心區域,因其具有商業再開發潛力而久受重視。改造這一區域的計劃始于2005年,2014年深圳官員標出了白石洲用于重新開發的地塊。在白石洲的中心地帶,集工廠和辦公樓于一體的沙河工業區定于當年4月底拆毀。

  現在,工廠還在,推倒重建計劃一拖再拖。在此打工的外來務工者知道,拆除計劃遲早要實施。在工業區一帶,店鋪的墻壁上寫著“拆遷大甩賣”。商販們還在做買賣,但減少了進貨庫存,等著政府隨時通知搬走。

  在此之前,白石洲一切照舊。晚上,婦女們在集體宿舍外的一口井邊洗衣服。居民們在巷子里支起臺球桌,在等待拆遷的空房附近的人行道上支起屏幕。賣水果的商販需要掙錢吃飯,他們不擔心拆遷,過一個月算一個月。

  報道稱,白石洲一直是深圳貧窮的初來乍到者的安樂窩。這里的租金比發達的鄰近社區要便宜一些。村里的一所小學接收上不了深圳公立學校的打工子弟。

  雖然一直說要拆遷,但白石洲的勃勃生機和低廉租金仍然吸引了新的商業和外國企業家。那里有設計工作室、精品店和創客空間。新建的手工釀造啤酒店成就了一道新興的夜生活風景線。

  在深圳生活了20年的瑪麗·安·奧唐奈說:“對年輕人而言,這是一個令人興奮和追趕時髦的地方。我們想讓其他人看看白石洲多么生機勃勃和興趣盎然。”2013年,奧唐奈與別人共同創建了白石洲的藝術空間“握手302”。

  在白石洲經營一家小型計算機修理店的藍建(音)說,擔心拆遷就像擔心天會塌下來一樣。他從四年前來到這里就聽說了拆遷的計劃。他認為沒有理由反對拆遷。

  報道稱,深圳的其他城中村已經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是利潤可觀的商業和住宅區。曾經的城中村西崗廈村2009年拆毀,今天它已到處是現代化摩天大樓,是深圳的中央商務區。

  當深圳政府與村民完成談判,購買他們的土地使用權時,白石洲的命運也是如此。

  報道稱,白石洲即將到來的拆毀準備工作已經開始。2006年,深圳禁止在城中村中再建新的房屋。去年,一面大約六英尺高的水泥墻沿著城中村的主路豎立起來,便于遮掩將要拆遷的房屋,分流前來購物的顧客。

  在深圳生活了15年的設計師鄧鵬(音)希望官員修改計劃,不要拆除白石洲。他說深圳是一個外來人口大熔爐。外來人員需要一個休養生息和茁壯成長的地方。眼下,新老居民仍一如既往地做著他們的生意,似乎對附近寫著“拆遷”、空空如也的工廠漠不關心。奧唐奈說:“白石洲還在,直到它消失。”